精准施策攻克深度贫困——地方两会代表委员谈打好脱贫攻坚战

湖南省人民政府扶贫办网站 www.hnsfpb.gov.cn 时间:2018年02月02日 【字体:
  在近期陆续召开的地方两会上,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成为高频词汇,代表委员围绕脱贫攻坚热点问题建言献策。



  1、贫困正在中国版图上退缩
  2012年底,我国有贫困人口9899万人,到2017年底剩余贫困人口在3000万左右,现行标准下的贫困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二以上。在近日陆续召开的地方两会上,各地纷纷晒出过去5年的反贫困“成绩单”。
  甘肃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5年来,甘肃省农村贫困人口由2012年底的692万人减少到189万人,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预计年均增长13.1%,高于全省平均水平2.7个百分点。
  湖南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过去5年湖南减少农村贫困人口551万,贫困发生率由13.43%下降到3.86%。
  山西省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过去5年,山西省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3967元增加到7330元,年均增长13.1%;全省累计退出4800个贫困村,275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贫困发生率从13.6%下降到3.9%。
  山西省中阳县南曲村是吕梁山深处的一个小山村,由于自然条件较差,基础设施薄弱,发展后劲不足等,这里曾经是典型的贫困村。
  山西省人大代表、南曲村党支部书记王计有说:“我们村立足本地特色,选准核桃经济林和生态林作为发展产业的突破口,累计投入扶贫资金60余万元,栽种核桃树3200亩,现在每年核桃的产量达到30多万斤,仅核桃一项便能实现全村人均增收3020元。如今,我们村不仅脱了贫,还成了远近闻名的示范村。”
  记者梳理各地的政府工作报告发现,2017年全国有100个左右的贫困县实现脱贫,预计2018年还会有300个以上贫困县脱贫摘帽。贫困,正在各地的版图上退缩。
 
  2、攻克深度贫困“硬骨头”
  脱贫攻坚战是一场锁定目标、任务和时间的硬仗,攻坚深度贫困更是难中之难,关乎全局、决定成败。
  一些代表委员提出,当前我国贫困发生率大幅降低,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就要“瞄准”最贫困的乡村、最困难的群体、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们乡镇有3个深度贫困村,分别是龙溪村、观背村、高兴村。划定深度贫困村,是补齐扶贫工作最短短板的首要前提。有了精准范围,才能集中发力。”江西省人大代表、于都县仙下乡石坑村村委会主任助理王伟华说,产业扶贫事关贫困户的“钱袋子”,应继续加大对农村产业发展、就业培训等的扶持力度,为贫困户创造产业收入、就业收入。
  河南省人大代表、淅川县县长杨红忠说,淅川是河南省4个深度贫困县之一,为了打赢脱贫攻坚战,淅川县所有扶贫产业走“区域化布局、产业化经营、规模化发展”路线,短线发展短平快项目,中线发展经济林果,长线发展生态旅游;同时抓好光伏和电商扶贫,确保每个贫困户都有两个以上增收项目。
  “将深度贫困地区这个最坚固的‘堡垒’攻下来了,就取得了脱贫攻坚这场硬仗的关键性、决定性胜利。今后,在攻坚方式上,要从全面推进帮扶向更加注重深度贫困地区攻坚转变。当然,全面小康不能落下一户一人,要把倾斜深度贫困地区、特殊贫困人口同解决其他类型贫困统筹起来,确保不留‘死角’。”甘肃省政协委员、省扶贫办主任任燕顺说。
  3、精准施策夯实脱贫基础
  随着脱贫攻坚战的深入,一些贫困地区实现了脱贫摘帽。一些代表委员建议做好贫困户退出之后的继续帮扶、监管和巩固提升工作,完善“短期脱贫、长久致富”的帮扶机制,实现脱贫不脱政策,摘帽不摘监管。
  辽宁省人大代表、锦州市义县七里河村党支部书记毕存仁说:“我们村成立了花卉种植专业合作社,带领贫困户抱团开拓市场,148户贫困户现在已全部脱贫。下一步的关键是怎么杜绝返贫,我们2018年打算再扩建花棚冷棚20个、暖棚15个,把合作社做大做强,巩固扶贫成果,让更多群众致富增收。”
  山西省政协委员王亦认为,解决好贫困地区的区域性整体脱贫问题,一方面要积极对接市场需求,寻求发展壮大符合当地实际的特色产业,推动贫困人口依靠产业发展脱贫致富;另一方面要充分整合土地、资金、劳动力等要素资源,建立政府、企业、贫困群众共同参与、风险共担的综合发展机制。
  湖北省政协委员、黄冈市扶贫办主任方荣建议,要坚持扶贫与扶智、扶志相结合,在鼓励市场主体以产业带动就业的同时,积极开展针对贫困户的技能培训,创业指导,激发内生发展动力,提升自我造血能力,实现持续增收脱贫。
  疾病是人民群众脱贫致富路上的一大拦路虎。宁夏回族自治区政协委员茹小侠说,建议将那些大病返贫或者致贫的家庭重新及时纳入建档立卡户,切实解决群众因病返贫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