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日记】我与刘姐的故事

湖南省人民政府扶贫办网站 www.hnsfpb.gov.cn 时间:2018年03月08 【字体:
  “你等等、你等等,我给你砍几根香莴笋!”刘姐拿起菜刀,一边说,一边麻利地走向屋后的菜园:“自己种的菜,比你在街上买的好吃多了。”看到体贴、热情,满面笑容的刘姐,我的心里暖暖的,一种成功的幸福与感动油然而生,眼前便浮现我第一次来她家走访的情形。
  那是去年九月,我被单位派驻到六合垸村负责精准扶贫工作,刘姐一家便成了我新增的帮扶对象之一。为了尽快熟悉情况,快速进入工作状态,驻村当天,我便准备上户走访,刘姐家就成了我的首选对象。
  可能是天气炎热的缘故,车子一路开过来都没遇到人,大部分人家的门也是关着的,想问个路都有点难。突然,我看见前面有一个近五十岁的大姐坐在自家门前择菜,我便下车问路:“大姐,请问廖立云师傅的家是哪一个?”,只见她漫不经心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瞅了我一眼后,继续低下头择菜,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你是哪个?要搞么得咯?”
  我不以为然,心想,可能是这位大姐心情不高兴,又加我打扰她干活,让她更加不悦,便急忙答到“我是县政协的工作人员,在我们六合垸村驻村扶贫,我是廖师傅的新帮扶人,现在想去他家走个访!”我担心耽误她更多的时间,会让她更不高兴,便将来由一口气说完后,等待她给我指个方向。哪知她听完后,头也不抬,不屑一顾,从口中慢悠悠挤出五个字:“有--么--得--用--咯?!”我心头一颤,感觉自己遇到了一个怪人。
  “有么得用?”我不由自主地重复起了她的话,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她。我一说完便恍然大悟,又惊奇又忐忑:“莫非这就是廖师傅的家,您是他的爱人刘姐?”工作中最高兴的事莫过于你想找的人就坐在你眼前,说得土气一点叫“好巧”,说得洋气一点,这就叫“缘分”。所以我有些兴奋,一下就将前面的不快抛之脑外。
  “是呢!”她极不耐烦地回答,像一块硬邦邦的石头砸在我的面前,让我有些无所适从。
  “有么得用!”她停了停继续道:“我当贫困户都几年哒,月饼都没有享到一个……”她气愤地站了起来,侧身指了指她家的墙面:“去年,我把你们贴在墙上的那张纸都给撕掉了!”她越说越气愤。我用眼快速的扫描了墙面,果然不见《结对帮扶信息贴》,这下让我彻底确认了她的身份,也彻底不知该如何是好!
  “如果您有符合国家扶贫政策的困难,您以前的帮扶人应该会帮您对接,让您享受国家政策的呀……”看着牢骚满腹、喋喋不休的刘姐,我轻言细语,努力解释,想尽力平复她的心情,扭转一下尴尬局面。
  “我还骗你呀?!”还未等我的话说完,她便火冒三丈:“你看,张三家去年房子搞改造,国家为他补贴了不少钱!还有李四生病,国家也多给他报销了大几千!就连王五,每年都有人送油、送米,我连月饼都没享到一个……”她像倒豆子似的,发泄着心中的不满。我心想:我们初次见面,又遇上她这么大委屈,今天再怎么解释也是枉然,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引起她的反感。看见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话也越来越少,我便说:“您说的这些事,我不否认。今天,我只是来找准您的家,您先忙,等几天我再来看您。”她依然没有理睬我,弯腰抱起择好的菜就往大门口走。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驻村工作,这就是我的驻村工作第一天,这就是我第一次上户走访,这就是我第一次被一个陌生人怒责却不敢理直气壮为自己去辩护,这就是我与刘姐的第一次见面。在回去的路上,我想到这么多第一次,虽然心久久不能平静,但我没有觉得伤心和委屈。有了这次的切身体会,让我知道了扶贫工作的艰难,让我有了更充分的思想准备。“即来之,则安之。”我想,如果我自己帮扶的贫困户思想不稳定,帮扶不到位,我怎么做好驻村队的工作?怎么打好六合垸村的脱贫攻坚战?又怎么帮助同事们做好帮扶工作呢?
  回到驻地,我将此事告诉了驻村队长周腊初、副队长张立平和村扶贫专干朱红。他们告诉我,刘姐在我之前都是由村里的党员帮扶的,且中途更换了帮扶人,我是她们家的第三个帮扶人。了解了刘姐口中的张三、李四、王五家的情况后,我终于知道刘姐为何牢骚满腹了,对于怎么帮扶刘姐,我心里也有了自己的想法。
  大约一周之后,我再次去她家走访。这次我特意从农贸市场为她购买了60个鸡蛋。那天,她家大门敞开,屋内空无一人。我知道她的爱人廖师傅和儿子小廖在外务工未回。门没有关,我想刘姐一定就在附近,我便敞开嗓门大声喊到:“刘姐,刘姐!”听到叫声,只见刘姐右手拿着小铲子,左手满手是泥的从堂屋后面跑了出来,一看又是我,她没有言语。
  “刘姐,今天我来看您,给您买了几十个鸡蛋!”一见她出来,我立刻微笑着向她打招呼。只见她懵懵的脸一下就红了:“这……这怎么好意思!”“不要紧,不要紧,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我边说边将鸡蛋放在旁边的桌上。
  她站在我的旁边,有些不知所措,不停说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劝慰道:“我在这里工作,认识您是一种缘分,我比您小,就当弟弟给姐姐买几个蛋吃,这是应该的,不要客气!”她听我这么一说,释怀了许多,便要洗手为我倒茶。
  就这样,我和刘姐的关系打破了僵局,经过后面的交流与帮扶,我成了他们一家人的朋友,特别是我与他们在外务工的儿子小廖成为微友后,我们的关系更加密切了。
  为了得到刘姐一家对扶贫工作的理解和支持,打消她认为不公平的顾虑,我开导她说:“国家各项扶贫政策是因人而异,因家庭而异的,不是平均主义。有些家庭确实很困难,房子穿眼漏壁,一下雨就要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且还有倒塌的危险。这种情况,国家肯定要对其房子进行改造,他家就能享受国家相关扶贫政策!”她点了点头,表示国家的政策确实很惠民,我继续道:“你们一家虽然也是贫困户,但你们都很勤劳,住的房子不是危房,这说明你们一家还没有到那种糟糕的地步,应该感到欣慰,不必和别人去比!”
  她听了我的话,一边长长的舒着气,一边轻轻的点着头。我趁热打铁:“贫困户生了大病,都享受了新农合就医报销比例提高10%的扶贫政策,享受了大病补偿起付线降低50%的扶贫政策,两项相加,少则可上千元,多则能达万元,我们的周围就有几例。他们生病了,有国家的医疗扶贫政策帮扶,是幸运的。但那些没有生病的贫困户,虽然没有享受国家这项政策,是更幸运的。所以,这也不能相互比较!就比如您一家!我希望你们一家健康平安,永远都不要享受。”听我说完,刘姐笑容满面,一个劲的说着:“那当然,那当然!”“只要是您家的困难能与国家扶贫政策对接,请您尽管放心,我们都能想得到,做得好!”听到我的承诺,她高兴地点着头。
  “我们六合村共有贫困户174户,每一户的情况不一样,每一户的帮扶人也不一样。有的帮扶人家庭富裕,他每次下村走访时,都可能会为自己结对的贫困户买一袋米,送一壶油什么的。但有的帮扶人家庭条件一般,他下村走访时,买东西的次数就会少很多。甚至有的帮扶人自己的日子都过得比较艰难,根本就没有能力为结对的贫困户购买什么。这就是为什么有的贫困户有人送米、送油,而有的贫困户没有人送的原因”刘姐听了我的话,茅塞顿开:“原来,这些东西都是你们私人买的,我还以为是县里统一分发的呢!”
  除了定期或不定期的走访外,平时只要经过刘姐家,我都会上去和她聊聊天,拉拉家常。去年十一月,廖师傅从外务工回家,没有事做,在家除了睡就是打牌玩,我刚好有事经过,刘姐便请我开导廖师傅,要他在附近找点零工做做,减轻家庭负担。经我的开导,廖师傅乐意接受了,承诺就近打份工,天天玩也不是事。廖师傅知道我和小廖是微信好友,经常相互联系问候,他又拜托我多劝劝在外打工的小廖认真工作,多攒钱,将来好成家。这些我都照单收下,乐意当好“和事佬”,享受扶贫工作的带来的乐趣与幸福。
  去年腊月二十三,我再去走访望刘姐时,她和廖师傅正在家忙着打扫卫生,见我来,他们夫妻很高兴、很热情。在我离开的时候,刘姐叮嘱我等一等,她要去菜园为我砍莴笋,并硬要送我一只土鸡。看着善良的他们,我很高兴地表示感谢,让他们自己留着过年吃。
  我通过与刘姐半年多的交流与沟通,懂得了扶贫工作情感是基础,方法是关键,真诚是纽带。刘姐通过我的解释和帮扶,对扶贫工作有了新的看法,并表示理解我们的工作,支持我们的工作,满意我们的工作。(文/安乡县委驻三岔河镇六合垸村帮扶工作队队员、县政协办干部 傅方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