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日记】我们是亲人

湖南省人民政府扶贫办网站 www.hnsfpb.gov.cn 时间:2017年12月22 【字体:
  发源于东坑村的山泉,沿着山谷,一路汇聚成一条小江,静静地流过龙珠坑,滋养着这里的土地和村民。小江两岸,树木丛生,偶有小桥、流水、青竹等唯美画面,并不逊于天下名胜。
  就在这条江边,住着一家我结对帮扶的贫困户。他们家一家三口,户主谭爱初常年在广州打工,儿子在县城读高中,剩下患有精神抑郁症的妻子一人在家。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向秋香,由于年龄和我相仿,我每每直呼其名:“秋香,秋香”这样喊着喊着,感觉很美好。
  她家新建的房子,无钱装修,享受了房屋修缮加固优惠政策,屋内装修一新,又换了新的大门。大门有时关闭,有时敞开,只要没上锁,她就是呆在家里了,听到答应声,我就直接推门进去。
  她其实长得不错,五官周正,眼神淳朴,笑起来有点憨厚可爱,只是因为长期吃抗精神病的药物,身材变得有些臃肿。她不善言辞,反应稍显迟钝,问她几句就答几句,有些问题也答不出来,比如家里的收入情况。她说的最多的就是:“你又来了,耽误你时间了,到我家吃饭吧。”
  若是锁了门,那就在小江对面的农田里干活,准确地说,是在菜地里忙活,以她这种精神状况,种田有点困难。看到我来了,她收好农具,慢慢走回家,我便不好意思地说:“耽误你做事了。”
  她抿嘴一笑:“没有呢,反正是歇歇做做。”
  对于自家的贫困状况,她很忧虑,她说,如果不是因为精神问题,她家绝对不是这个样子,谁愿意做贫困户呢。她曾经外出打工,在鞋厂做工,但是做着做着,头脑里就乱得很,手脚不听使唤,根本就做不下去,只得回家,种点菜,养几只鸡,自己的日常生活还是能料理。
  邻居们有时喊她打点小牌,她不去,因为反应不过来,有点搞砣不清,容易引起争执和不愉快。尤其是晚上,经常通宵睡不着,只得坚持吃药,但药物吃多了也不好,有副作用。说着这些,她有点无可奈何。
  我便教她睡觉前数羊,从一数到百,或者从一数到十,再从十数到一。她说还是不行,数着数着脑袋里就乱了,精神集中不了。我就又教她静坐,关注自己的呼吸,轻轻吸入,长长呼出,脑袋里什么也不要想。她说,她是什么也没想,可总是听到有旁人讲话的声音,很难睡熟。
  我知道这是精神上的幻听现象,安慰她慢慢来,药还是坚持吃,可以减量。不要打牌,少和别人闲聊,保持心平气和,有时间尽量多去土里做点事,美丽的大自然里富有能量,可以让心清净。
  我曾经给她留下钱,她拒绝了,毅然地说:“如果是国家慰问的,就收下,是你的,就不能收,因为你也有自己的家。”她说得很真诚,我也只好作罢。
  一直有个想法:自己一件皮草,穿着嫌大了点,想送给她,又怕人家嫌弃。问问她,没想到她说要,你的衣服我要。心里有点小小的激动,她并不嫌弃,说明她是喜欢我的。可惜的是,这件皮草穿在她身上,腰身却小了,只得送给另外一个帮扶对象。我说,那下次另外买件衣服送你。
  这次,当我提着新衣服给她试穿时,她笑得很甜,说:“你真的买来了衣服呀?”我得意地回道:“当然啦,我们是亲戚呀。”衣服穿着稍微有点大,但还凑合。从她家出来后,我坐在车里等另外的同事,等了将近十分钟,秋香便穿了这新衣服,站在门边一直望着我们,直到我们离去。她脸上幸福的笑容,有蒙娜丽莎般的美丽,让我感动了好一会儿。
  下一次我到她家,桌子上摆着一只硕大的柚子,她说是她亲手摘的,特意送给我吃的。我欣然接受,两人相视一笑,温暖又开心。
  接受也是爱。感恩对方,在接受帮助的同时,让我们的手芳香永存,我们内心的喜悦与快乐也是成倍的。(文/张冬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