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5分钱工程”产生三重效益

湖南省人民政府扶贫办网站 www.hnsfpb.gov.cn 时间:2018年11月09 【字体:

  “远看山清水秀,近看牛屎成堆”,是一些偏远贫困村寨环境的写照。村寨人居环境,涉及居住分布、基础设施、运行机制和生产方式、生活习惯等诸多方面,整治提升可谓“老大难”。近日,记者在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西畴县采访时发现,由于实施了“5分钱工程”,贫困村同样能做到干净整洁,随着脱贫摘帽,变成各族群众的美丽幸福家园。

  记者了解到,云南省正在贫困户中深入开展“自强、诚信、感恩”活动,把源于西畴县的“5分钱工程”作为基层“六小创新”之一在全省推广。西畴县委书记蒋俊介绍,群众每天出5分钱,产生三重效益——村寨整洁了,贫困户家门口就业了,村民自治多了个载体。到底啥是“5分钱工程”?在贫困山区能否长效化、铺得开?

  村寨变干净,惠及贫困户

  村民每人每天出5分钱,加上县财政补助,聘请贫困户当保洁员

  深秋时节,西畴县柏林乡云雾缭绕,宛如仙境,这个乡一年有八成时间都笼罩在浓雾里。“我们这里几乎全是山,生态好雾才大。”乡长唐根洪笑着话锋一转,“不过全乡共有建档立卡贫困户557户、2000多人,今年脱贫出列才是最操心的事。”走进柏林村委会老克田小组,尽管44户人家居住分散,高低错落,但无论公共道路还是农家院,都打理得干干净净。小组长王仕春语含自豪:“环境卫生好,人的心情才好。”

  2013年,在县里部门帮扶下,村里投资30多万元,修通了3里进村水泥路。路来之不易,怎么管好?3个村干部把村民分成3组,轮流打扫。后来群众说,大家打工挣钱忙,还不如凑钱请人扫。于是每户出100元,请村民来打扫。路扫到今年初,县里实施“5分钱工程”,老克田改为每人每天出5分钱,一年18元,加上县里每月补助的300元,请村里贫困户杜引明清扫公共道路。至于每家的入户路部分,“各人自扫门前雪”。

  西畴县域内山地占到总面积的99.9%。要想富先修路,“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他们自己出工凑钱,至今年底,自然村路面硬化率可实现100%全覆盖。乡村公路密度是云南省平均水平的3倍!路修好了,如何管护保洁摆在面前。

  从今年初开始,西畴县结合脱贫攻坚和乡村人居环境治理,推开“5分钱工程”。自愿实施这一项目的村寨,30户以下的县财政每月补助200元,30到50户之间的补助300元,50户以上的补助400元,都用于支付保洁员工资。此举在全县的贫困村铺开,带动100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增收。截至目前,已有800多个村小组的群众筹集保洁费100多万元,聘请了建档立卡贫困户保洁员287名,县财政投入536万元以奖代补资金。

  老克田村小组的保洁员杜引明家六口人,两个儿子读书,他自己出了一次车祸干不了重活。脱贫攻坚以来,政府补助杜引明3万元盖起新房,上学的孩子享受每年700元的教育补助,他还担任村里的生态护林员,每月收入800元。对于这每月三四百元“5分钱工程”收入,杜引明也很珍惜,他和家里人把路扫得干干净净的。杜引明越干越有劲,去年还养了两亩鱼塘的鱼。

  政府重引导,村民来自治

  是否实施工程,如何聘请、管理保洁员,群众商量着来

  西洒镇坝尾村的张发梅也是建档立卡贫困户保洁员,丈夫突然去世,她带着两个孩子和婆婆住在一起。除了房子维修加固和教育补助,政府还帮扶她5000元产业资金,她买了头牛,婆婆享受低保待遇。

  西畴县规定,“5分钱工程”的保洁员原则上从建档立卡贫困户中产生,安排一般贫困户和其他村民的,必须在村里开会确定。县里秉承“引导不包办”的工作方法,是否实施“5分钱工程”,由村里商量着来。尊重群众意愿,各村在工作推进力度上难免参差不齐。一些村干部承认,有些村民不愿出钱让贫困户来打扫卫生,或是觉得他们受益够多了,或是觉得他们搞不好卫生。

  兴街镇拉孩村委会实现了工程“三个全覆盖”:村民全部缴费,全部聘用建档立卡户,保洁员全员“上岗”。拉孩村驻村第一书记、县计生协会干部侬正福介绍说,自己和村委会党总支书记先说通了党员干部,然后再到村民家做工作。因为平时工作扎实,并没有遇到多大困难。做通工作之后立规矩:要求21个保洁员每周一、五打扫卫生,早上到小组长家“点卯”,还要在微信群里留痕迹。无故旷工3次的停发当月工资,一年累计旷工超过5次的换人。拉孩村的这套管理制度,目前正在全县推广。

  记者发现,“5分钱工程”的落实情况和基层党组织组织力及村干部的威信和执行力密切相关,党组织建设抓得好的、班子强的,干什么都麻利。另外,村规民约也发挥了强大约束力。村干部和群众反映,村里居住太分散的、村内道路还是土路的、村里正实施建设项目的,“5分钱工程”进展就慢。

  村民出了钱,对公共卫生自然上心。多依坪村小组的高仕仙开了农家乐,她当着记者面指出,自己家背后的一条路扫得不干净,会影响农家乐的经营。“下次村里开会我要反映。”她说。景德寨小组长邬再勇说,据他观察,公共卫生带动了一家一户的庭院卫生,“不整洁自己都看不顺眼”。

  好事开了头,期待可持续

  乡村垃圾收集清运处理,不宜复制城镇模式,应该土洋结合

  柏林乡的垃圾由西畴洁城绿化有限责任公司统一清运、转运到县里的垃圾填埋场,而拉孩村产生的垃圾还没有去处,暂时填进村里的一个山凹里。要知道,西畴属于喀斯特地貌,漏斗形的洞穴多,易发生地下水污染。侬正福表示,这个选址县环保局派人来看过,没问题。

  “5分钱工程”实施后,西畴许多村小组的垃圾收集起来了,但垃圾运往何处成了问题。9个乡镇中,有4个和洁城公司签了垃圾清运合同,另外的乡镇还在洽谈中。县财政局的工作人员介绍,为了在23个贫困行政村实施好“5分钱工程”,县级财政已投入以奖代补资金530多万元,共投入垃圾桶、垃圾斗、垃圾车和垃圾热解站、堆放点等配套硬件设施资金近3000万元,还将投入后期管理运行资金540多万元。与4000多万元的政府投入相比,群众自筹的100多万元,显得杯水车薪。换句话说,如果所有村寨推开“5分钱工程”,贫困县的财力能否负担得起?

  洁城公司老总褚德佑表示,“村收集—镇转运—县处理”的乡村垃圾清运机制是理想状态,目前难点就在于“村收集”环节,因为山区居民居住分散,道路条件不同,清运成本居高不下。另外,乡镇垃圾堆放点选址难,县里的垃圾填埋场消化压力大增。他介绍,目前公司已垫资200多万元,修建乡镇垃圾堆放点;县里的垃圾填埋场按当初的设计使用寿命,也不到10年了。他还说,政府采购的垃圾清运设备,按企业的眼光看未必合理,各乡镇把清运处理交给企业,应该更划算。

  目前,西畴县的贫困人口发生率已从91%下降至3%以下。随之而来的是,西畴农村的生活方式正在迅速变化,道路硬化几乎覆盖了所有村寨,冲水马桶正在普及,传统种植养殖业结构逐渐调整,乡村旅游点燃“星星之火”,这意味着,乡村垃圾收集、污水处理必须提上日程。更何况,目前农村的绝大多数污水还是直接排放。多依坪的驻村干部徐俊说,乡村垃圾收集清运处理,不宜复制城镇模式,应该土洋结合、因地制宜、逐步提升。“宣传教育也很重要,如乡村垃级先简单分类,可以还田、焚烧腐烂无害的都不进垃圾桶,将大大降低处理成本,但这在城市也还困难。”他表示。

  唐根洪说:“‘5分钱工程’开了个好头,乡村垃圾清洁需要发挥群众的主体作用,基层要量力而行,尽力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