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内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指标交易让贫困县获利

湖南省人民政府扶贫办网站 www.hnsfpb.gov.cn 时间:2017年12月26 【字体:
  超常规政策撬动几十亿扶贫资金
  省内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指标交易让贫困县获利

  新邵县潭府乡大江村,有村民将家里房子拆了一半种上玉米。
  今年76岁的吕仲国住在新邵县潭府乡大江村的高山上,家中的土胚房有30年历史。今年上半年,这栋老房被拆除,面积约0.3亩的宅基地复垦种上了玉米。一拆一垦,让新邵县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库增加了0.3亩。按类似办法零碎得来的指标,最终会凑至1228亩,出售给长沙市高新区,为新邵赚取数亿元的利润。
  新邵县赚到的钱,最终又会用于扶贫领域。比如,支付吕仲国3.5万元房屋拆迁补偿款。再如,用于潭府乡政府附近已建成的异地扶贫搬迁安置小区。小区内一套150平米的房子,归吕仲国所有。
  这些得益于湖南正在实施的一项特殊扶贫政策——允许贫困县在省内出售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
  针对贫困县的特殊政策
  地方政府每复垦出一亩耕地,就能获得一亩建设用地指标。这项政策,被称为“增减挂钩”。“增减挂钩”得来的建设用地指标可以买卖。但在之前,交易范围仅限于县境内。2016年,国土资源部出台了一项特殊政策:贫困县可以突破上述限制,在全省范围内出售指标。这被国土资源部官网称为“超常规扶贫政策”。
  有了这样的政策,用地需求更加紧张的长株潭地区必然要向贫困地区购买指标。在湖南,第一个“吃螃蟹”的是邵阳市新邵县。它获准复垦1228亩建设用地指标,买家是长沙市高新区。2017年初,双方签订协议,初定交易总价2.8亿元。按这个价格扣除复垦耕地成本,新邵能赚近两个亿。
  消息披露后,马上勾起了省内其它贫困县的热情。到2017年8月,湖南省国土厅已收到了19个县的意向申请。
  带来几十上百亿元扶贫资金
  绥宁算是后来者,12月中旬,它和岳麓区政府签订了买卖协议。
  目前,岳麓区政府已得到200亩预支指标。除了交易款,它还额外赞助了一笔扶贫金。绥宁县从中收入近9000万。
  按照协议,绥宁还将陆续交付500多亩用地指标给岳麓区。全部交易初步定价2.4亿元。
  “扣除开发指标的成本,绥宁估计能赚1.5亿元。”绥宁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糜贤勇说。这个数字,约等于该县2016年财政总收入的三分之一。
  类似消息不断传来。湘潭市向永州江华县购买1156亩指标,协议价2.4亿;长沙市高新区向城步县购买1000亩指标,协议价近3亿;望城区向洞口县购买1000亩……有人算了笔账,湖南共51个扶贫开发重点县,“每个县赚一两个亿,意味着给全省贫困地区带来几十近百亿元的扶贫资金。”
  全省行动
  将制定准则规范指标交易
  对某些县来说,赚一两个亿或许只是保守估计,比如新邵。它计划出售给长沙市高新区的1228亩指标,是分批交付的,双方设计了一个浮动价格体系,包括和“补充耕地指标”挂钩。“补充耕地指标”是土地市场中的重要交易物,通常通过拍卖交易。
  双方在今年初定下的2.8亿元交易价,也是参考当时的“补充耕地指标”市场价而来的。出人意料的是,之后湖南“补充耕地指标”价格一路暴涨。今年8月底,新邵县国土局局长乔育云算了下账,参照当时这项指标的市价,双方所订合同的成交价格得上浮到近4亿元。
  按照省国土资源厅的设想,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交易,要像“补充耕地指标”一样建立市场化交易机制,引入竞价拍卖等手段。如此一来也将出现一系列问题。比如,拍卖底价定多少?流拍怎么办?如何防止买家们联手操纵市场?
  省国土厅相关部门负责人透露,将制定准则予以规范。眼下,湖南省《关于切实用好用活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政策积极推进脱贫攻坚工作的若干意见》,正在草拟中。(图/金林 文/袁树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