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炎陵县委书记黄诗燕:功名利禄全放下 一心只为千万家

湖南省人民政府扶贫办网站 www.hnsfpb.gov.cn 时间:2020-01-09 11:58 【字体:

12月2日清晨6点多,湖南炎陵县大源村村民廖国平起床收拾行囊。他要和12位村民一起,乘车去250公里之外的株洲市送一个人。

想去的人太多,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最后商定,一个组选一人。

晚8时许,告别的人挤满株洲殡仪馆。送行的队伍里,13位村民缓缓走过灵柩,鞠躬行礼,轻轻放下手中的菊花,村民们悲痛难忍,泪如雨下。

13位村民送的人是株洲市政协副主席、炎陵县委书记黄诗燕。2015年起,黄诗燕帮扶大源村,几乎一个月去一次,让村子巨变;2011年黄诗燕任炎陵县委书记起,走遍120个村庄。位于罗霄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的炎陵县,在湖南省第一批脱贫摘帽。

11月29日中午,开完扶贫调度会的黄诗燕,回到县委宿舍,突发心脏病,不幸殉职,年仅56岁。

在株洲市,在炎陵县,相识的、陌生的,纷纷在朋友圈发诗文,在网上建纪念馆,悼念这位炎陵县8年多的领头雁。

不少人感叹:产业强了,炎陵美了,百姓富了,诗燕书记却走了。

u=2938717250,3553958442&fm=26&gp=0.jpg?x-oss-process=style/w10

当好“一线总指挥”

“真后悔,没有坚持让诗燕回市里查体!”追悼会上,黄诗燕的爱人泣不成声。

11月23日晚,黄诗燕乘车3小时,从株洲家中赶到县里,感觉异常胸闷。24日上午,在县医院检查身体,发现心电图异常、糜烂性胃炎等问题。

同事和妻子劝黄诗燕回株洲做检查,黄诗燕却说,“县里事多,来来回回路上耽误时间,挺一挺再说。”

来回往返、检查身体,至少一天,黄诗燕不舍得“浪费”。

从上任起,黄诗燕一直这样拼。为了争取重大项目,黄诗燕清晨5点从炎陵出发,汽车在高速冰冻的大桥上滑行100多米;为了赶上长沙、深圳两地招商引资活动,他一天工作16个小时;为了推广炎陵黄桃,他带病为“黄桃大会”站台,跑遍每一个城市推广点、每一个乡村展台……

huangshiyan.jpg?x-oss-process=style/w10

“不拼怎么行啊?”黄诗燕生前经常说。

2011年6月,组织选派47岁的黄诗燕到炎陵县任县委书记。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难啃的骨头:处井冈山西麓的炎陵县,既是革命老区,又是欠发达地区;贫困人口比例高,到2014年全县有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6761人,贫困发生率达16.57%;距离市区路途遥远,无区位优势。

分析县情后,黄诗燕提炼出炎陵县“四老四地”特点:老祖宗安寝福地、老人家革命圣地、老天爷生态宝地、老百姓宜居乐地;他鲜明提出守望“两座山”,守“绿水青山”、望“金山银山”;在农业发展上,黄诗燕带着一班人经过分析,重点抓好生态特色产业,比如特色水果、无公害蔬菜、茶叶、药材、花卉苗木等;用好生态山水自然资源,发展全域旅游;以特色种养产业和旅游产业推动精准扶贫。

“回过头来看,诗燕书记主抓黄桃产业,抓对了。”分管农业的炎陵县副县长盘晓文说,2011年,炎陵黄桃只有5000亩。但学农出身的黄诗燕认为,炎陵县黄桃优势种植区与贫困村高度重合。

为何?县里的高寒山区海拔高、气温低、空气湿,多沙质土壤,种植农作物“十种九不收”,老百姓越种越穷。但这样的环境却恰好适合黄桃生长,可以连续结果二三十年,果实香甜可口。

黄诗燕力排众议,在炎陵县发展黄桃产业,始终如一为炎陵黄桃站台。

每年黄桃成熟季节,炎陵都会举办黄桃大会。有人提醒他:现在要减少办节办会,你要注意点,不要总是去!

“我为农民站台,怕什么?”黄诗燕答。就连“炎陵黄桃桃醉天下”的广告语,都是他想出的。

终于,黄桃从炎陵的深山沟,走向全世界。目前,炎陵县黄桃种植面积8万多亩,2019年产值11亿元,黄桃有关收入占农民农林牧渔业收入的四成;4784户14152名、近六成贫困人口种植黄桃,人均年增收8800元以上,实现稳定脱贫。

“黄桃糖分高,容易坏,所以要抓紧卖。黄桃销售季节,黄书记每天都过问情况,两天看一次简报。”盘晓文说。

鞠躬尽瘁抓脱贫

2018年8月,湖南省政府批复同意炎陵县等5县脱贫摘帽。炎陵县为全省第一批脱贫的县,不少干部直呼“没想到”。

“炎陵脱贫摘帽,是我们向20万老区人民兑现的一个庄严承诺,是向长眠在这片红土地3万余名革命先烈英灵奉上的一声真情告慰。”黄诗燕曾说。

脱贫,黄诗燕带着大家干。2015年起,黄诗燕联点帮扶大源村,几乎一个月进村一次。“隔三差五就能见黄书记到村里来。一个七品官,每个月都进来村里,不容易!”村民曾昭华老人说。

道路硬化、电网改造、路灯安装、自来水,图书室…几乎凡是村民提到的生产生活上的困难,黄诗燕都尽力去协调解决。如今,大源村青山环绕,新居白墙黛瓦掩映在绿树丛中,水泥路直通农家院,果树遍布山间,犹如一幅山水画。这个霞阳镇最偏远、最落后的大村,成了远近有名的风景村。

村民们没想到,黄诗燕最后一次下村,竟是他们与黄书记的最后一面。“这样的书记,少见,难得!”村民们说。

扶贫攻坚是黄诗燕眼里的头等大事。山高不如脚背高,路长没有脚板长,这是黄诗燕经常说的一句话。湖南海拔最高的山在炎陵,海拔1500米以上的山,炎陵最多。8年多时间,黄诗燕走遍每一个村,翻越了炎陵的每一座山,有的村子多次去。“120个村他都去过,差不多每个月都有一周在村里走访贫困户。”炎陵县民政局局长吴集会说。

黄诗燕带着同事们,坚持以发展产业、增加收入作为脱贫的关键,围绕特色农业、生态工业、文化旅游“三大支柱产业”持续发力。吴集会给记者算账:黄桃、白鹅、菌类等特色农业带动6548户21701名贫困人口户均年增收6800元;绿色工业带动2692名贫困人口人均年增收2.5万元;39个全国乡村旅游扶贫重点村、48家休闲山庄、354家“农家乐”带动2112名贫困人口人均年增收1.8万元……

u=1577758689,3022243738&fm=11&gp=0.jpg?x-oss-process=style/w10

脱贫攻坚倾注了黄诗燕全部心血。大到扶贫产业选择、重大文件制订、重要举措出台,小到贫困户建档立卡手册,他逐一梳理、逐一审定。

县委办副主任陈德望说,在脱贫攻坚战场上,黄诗燕既是一线总指挥,又抓铁有痕,踏石留印。连一本扶贫手册,他都细致入微研究设计。

过去为压实扶贫干部责任,表格较多,包括扶贫手册、收益核算卡、贫困户退出确认书等,加重了基层扶贫干部的文案负担。黄诗燕很早提出来,化繁为简,把多如牛毛的表格压缩为一本简洁明了的手册,涵盖脱贫攻坚方方面面内容。扶贫部门完成手册初稿后,黄诗燕和相关部门一起,一行一行对照检查,字斟句酌讨论每项内容。“从2017年到现在,炎陵都在用这本手册,国家、省里来评估考核,都说这本册子做得好。”

2014—2018年,炎陵全县累计脱贫6647户22907人,54个贫困村全部退出,贫困发生率由16.57%降至0.54%。2018年2月通过省核查评估,在全省5个同类县中,贫困发生率最低,为0.6%,群众认可度最高,为98.49%;当年6月,炎陵县通过国务院专项评估检查,错退、漏评“零反馈”。

8年多时间,炎陵解决了15000多户农村居民住房安全保障的问题,新修或改造800多公里道路,全县群众都用上了安全的饮用水。

u=1985777307,2571333444&fm=11&gp=0.jpg?x-oss-process=style/w10

如今,在炎陵,最旧的是县委大院,最漂亮的是学校、医院。

殚精竭虑谋发展

12月2日晚,株洲市宗义科技电子有限公司总经理胡安,急急忙忙从炎陵县赶到株洲市殡仪馆。

胡安曾是县里的下岗职工,上世纪90年代到深圳打拼,建起电子元器件企业。2012年,黄诗燕带队到深圳招商引资。经过一段时间观察,胡安在炎陵县购买土地,建了厂房,准备大干一场。

2013年初,企业遇到用工困难。当时厂里有将近200个工人,缺口100人,只能完成订单三分之二的产量。如不能如期完成,企业就必须赔偿客户。

紧急情况下,胡安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拨通了黄诗燕电话,“没想到,书记第二天就安排经信部门牵头,到各乡镇走村入户招工。我们如期完成订单,缓解了燃眉之急。”

2015年,公司新建厂房要安变压器。当时,赶上县供电公司上划到国网,按照国网审批程序,要七八个月,胡安向书记反映了这一问题后,黄诗燕马上安排主管副县长协调,半个月内就装好了。

“几年来,我从没有请炎陵的领导干部吃过饭,更不要谈送礼了。”胡安说。

对企业遇到的困难,黄诗燕要求又快又好解决。据炎陵县九龙工业园工委主任周桥梁回忆,7月的一天夜里11时45分,自己把了解到的一些企业困难,编成信息发给黄诗燕。没想到,过了半小时后,黄诗燕给回他短信:“要克服一切困难,及时帮助解决。”

第二天上午,黄诗燕便亲自召开有关部门协调会。针对国声声学股份有限公司在扩产中遭遇用工难题,他派出两名工作人员,带着企业招工启事,送往9个乡镇。

“公司能有今天的发展,离不开黄主席倾注的大量心血。”采访时,谈起黄诗燕,湖南国声声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何亮泪水溢满眼眶,黄诗燕几乎每周都会到公司去看看,连该公司有多少员工、哪些设备、生产哪些产品,全都了然于胸。

近年来,炎陵先后成功引进一批投资超过10亿元的拟上市企业,创造了贫困山区招商引资的“炎陵现象”,人口在全省排倒数的炎陵县,工业园区却进入全省县级工业园区综合排名20强。

“作为党员干部,就是要有功名利禄全放下,一心只为千万家的境界。”黄诗燕多次在讲话中说。

“担任炎陵县委书记快9年,诗燕书记总是为炎陵发展,不畏艰难,不辞辛劳。每个星期都是风里来雨里去,来回车程至少1000公里以上,毫无怨言。”炎陵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黄建中说。

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高地

走进黄诗燕在炎陵县委的办公室和宿舍,记者有些恍如隔世。

办公室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平房,工作人员多次要求做简易装修都被他拒绝。宿舍非常逼仄,用的床上用品比一般的普通人家还差。

“书记宿舍里的东西、热水器、床等,都是上一任领导留下来的。9年没有添置一件新家具!书柜、床板、抽屉,我都给修过。每次提出换新的,都被拒绝。”黄诗燕的联络员、县委办副主任刘明华数度哽咽,“一日三餐除了公务接待就在食堂,喝什么茶、吃什么菜、穿什么衣都没有任何讲究。除了接待,一有时间就在走基层,每天都排得很满,经常是在晚上开会。有时候夜里十一二点还在办公室。”

县委书记是个“高危”岗位,稍不留神,就会被围猎。黄诗燕对朋友圈、社交圈、活动圈极其慎重。“我在炎陵县一天,就绝不吃请增加干部负担。”黄诗燕来炎陵第一天就表态。多年来,县里各级干部从没请他吃过一餐饭,谁都请不动他。

“黄书记在炎陵没有私交圈,我们之间也没有私交,只有工作感情,我对他很有感情。”炎陵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杨红兵说,“诗燕书记常说,‘人和人之间最好的感情就是工作上相互支持,在为党工作、为人民服务工作中交往最好的感情’。”

“这样的领导还是第一回遇到。黄书记有很多同学在炎陵,但从不参加同学聚会。”县委办副主任陈远见跟黄诗燕共事9年,采访中,他泣不成声,“他不在外吃饭,更不搞娱乐活动,可以说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平时有时间,就一个人在宿舍里看看书。”

回忆起黄诗燕在炎陵日日夜夜,县机关事务中心副主任吴崇智情不自已,泪流满面。“今年8月,黄书记的妻子和家人来炎陵,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书记家人。因为公务繁忙,书记请我定好神农谷景区的房间和用餐。我想抢着预付款结账,他一再强调是自己结账付款。当时,我以为自己工作不到位,内心非常惶恐,书记一再安慰我,说‘公私要分明’!”

2018年春节,黄诗燕帮扶的贫困户、天坪村村民张福明致富后,去给黄诗燕拜年,带了几斤花生和一条烟。没想到遭到“一顿骂”:“老张,花生我收下,你买烟干什么?我抽烟自己买,你为什么要花这个钱?拿回去退了!”

常年在县里工作,远离家庭,妻子、女儿,黄诗燕都照顾不上。不管是孩子上学,还是家里米面油上楼,都是妻子一个人做。夫妻俩很少有时间打电话,黄诗燕感觉很愧疚,于是就利用在宿舍洗衣服的时间,边洗衣服边和妻子聊聊天。

这些天,黄诗燕的事迹还在炎陵县203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传诵着。

他用8年多始终如一的奋斗,践行了一名共产党员的庄严承诺,坚守着共产党员的精神高地,诠释了人民公仆的深刻内涵。


< img src=""/>

追记炎陵县委书记黄诗燕:功名利禄全放下 一心只为千万家

11141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