耒阳市:“煤都”抖掉一身灰 “油茶森林”满眼绿

湖南省人民政府扶贫办网站 www.hnsfpb.gov.cn 时间:2020-03-26 07:50 【字体:

湖南省耒阳市,位于武广高铁沿线。耒阳市委宣传部供图

迎着三月暖阳,武广高铁线路上,“复兴”号朝着春天疾驰。途径湖南省耒阳市,沿途都是风景,入眼便是翠绿,每一个山头就是一个油茶园。今年新种植的500余万株油茶苗,正随着春风摇曳,贪婪地吮吸着春光雨露,奋力生长。

一方面是全国曾经有名的“能源基地”,有着“煤都”旧称;另一方面,耒阳凭借118.4万亩的油茶林种植面积,稳稳坐拥“中国油茶之都”的美誉。

“耒阳坚定擦亮油茶之都这一名片,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打造新的城市发展点。”衡阳市委常委、耒阳市委书记罗琼表示,昔日黑色的“湘南煤都”,因油茶产业发展,正抖掉城市往昔的灰尘,变身绿色的“森林之城”。

耒阳的村民们正在种植油茶。耒阳市委宣传部供图

贫困户的希望树

三月下旬,春光正好,耒阳市公平圩镇大路村,55岁的刘洪全一头钻进自家的170亩油茶林,修枝、除草、施肥,忙得不亦乐乎。

“有钱挣,干得有味。”趁着休息间隙,刘洪全和我们讲述起自家与油茶的故事。

刘洪全夫妻,年龄虽不算大,但多年来疾病缠身。不适合下地种田的夫妻俩,只能在附近打点零工,几千元的年收入,还不够看病买药。

2016年,刘家成为村里为数不多的建档立卡贫困户。

“我们吃苦都没关系,就是苦了几个儿女。”刘家一共有三个孩子,囿于家庭条件,两个女儿在读完高中后,便前往广东务工,补贴家用,期望支撑起弟弟的学业。

家庭的改变,缘起2016年4月,刘洪全零租金承包下170亩油茶林,负责打理、养护、看管和采摘,采摘的油茶果按比例分成。

2017年,刘洪全依靠这170亩油茶林,得到了5万余元的纯收入。干瘪多年的腰包,也在这年鼓了起来,刘家也由此成功脱贫。

“这么多年来,我家很少能有余钱,现在终于敢有希望了。”刘洪全所说的希望,就是希望家里能出一个读书人。2016年,儿子刘城坚考取了河海大学,为减轻家庭负担,寒暑假都在做兼职。

从耒阳往返南京,刘城坚也舍不得买400多元的高铁票,都是花60多元,乘坐17个小时的普通硬座。

休息期间,因疫情还未返校的刘城坚也来到了油茶林,把茶水送到刘洪全手上后,接过父亲手上的工具,继续打理油茶林。

今年,刘城坚将从大学毕业,开始工作。

今年,刘家的油茶林也进入丰产期,油茶产量将逐年大幅提升,收入能突破10万元。

“这些油茶树,是我们家的希望树。”提及此,刘洪全的脸上升起笑容,如同洒落在油茶树上春阳般灿烂和温暖。今年过年,攒下钱来的小女儿,开回了一辆新汽车。

油茶树,不仅是刘家的希望树。2019年,耒阳建设12个油茶扶贫基地,利益链接帮扶建档立卡贫困户3300户。

汤泉村的各个山头,因种植油茶而复绿。李芳森摄

煤矿主的绿化林

临近午饭时间,行车来到耒阳市东湖圩镇汤泉村,刘贱文家正好来了几个好友,为款待好友,他早早便开始在厨房忙活。

乡里土鸡、自家腌制的腊肉、刚从菜园摘来的蔬菜……这一顿饭,刘贱文不可谓不上心。“这些菜乡下都有,但这茶油,就不是哪里都有的了。”

刘贱文所在的汤泉村,每家每户都有种植油茶树的传统,有些茶树陪伴着一家几代人的成长。前人种树,后人不仅能乘凉,浑身是宝的油茶树,无私地给予村民自己的所有。

“村子虽然种了几百年油茶树,但曾经有近半个世纪,我们没有茶油吃。”采访时,刘贱文向我们透露了一则村子的“秘史”。

上世纪70年代,一场“采煤热”在他们村里盛行,村民们在大山中寻找到煤矿后,便一门心思地扑向“地下”,最多时有15个合法或非法的煤井。而在地上的油茶林,逐渐荒废。

植被破坏、水土流失、煤矸石堆积成山,汤泉村的油茶林,也逐渐减产,直至结不出一颗果实。

“挣钱是真挣钱,但没睡过几个安稳觉。”1996年,刘贱文看着村子里因挖煤出现的“万元户们”,不禁眼热,和朋友合伙承包了两个煤矿。每天虽能挖出200多吨的煤,但每晚要到凌晨1点,等所有煤矿工人安全走出井口,才敢睡觉。

“煤是越挖越少,但欠后代的帐是越来越多。”2008年冬季,刘贱文开始逐渐放下手中的煤矿生意,如同祖辈们一样,在山上种植油茶树。800亩油茶林,在来年三月,给汤泉村添上一道风景。村上还成立起合作社,号召村民一起种植油茶。

“我就想一年一年逐步造林,让后代能看到大山以前的样子,先人留给我们的绿水青山,不能在我们手上毁掉。”2011年,刘贱文把手上的煤矿全部关闭,让自己有更多时间和精力种树和打理自己的油茶林。

3年挂果,5—7年丰产,2015年开始,汤泉村的村民们,又重新吃上了茶油。汤泉村因采煤而面目全非的大小山头,重新披上了绿装。曾经的10多个煤矿,如今都被5000多亩油茶林封闭,再也看不到昔日千疮百孔的面貌。

在耒阳全市,90%的村、组、农户都种植了油茶,近10年新造油茶林达33.8万亩。

神农国油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油茶种植基地。受访者供图

耒阳人的新乡愁

“我和油茶打了大半辈子交道,现在是越来越离不开它了。”走进耒阳经济开发区,神农国油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便坐落于园区北面。现已恢复部分产能的生产线,正不断运转,公司总裁李万元等待着新年的“第一桶油”。

采摘、晾晒、去壳、剔除杂质、震动分级……去年11月份采摘的茶籽,从农家进车间,历经3个多月的旅行后,才能精炼成为消费者餐桌上的茶油。

“记得小时候,我身上有点擦伤、烫伤,母亲就会给我涂一些茶油;后来外出读书,也会带上一盒家里茶油炒好的菜。”李万元回忆着与油茶作伴的日子,油茶对于耒阳人的重要性,在他身上可见一斑。“茶油是我的一份乡愁,也是家的味道,更是我事业发展的主攻方向。”

2008年冬天,李万元作别以前的工作,开始种起了油茶树,在油茶树漫长的生长周期内,李万元能做的,也只是新增油茶面积,和照顾好正在生长的油茶林。

“油茶全身是宝,不能局限于榨油,可以多研发一些产品,提升油茶的知名度。”2018年,神农国油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推出第一代日化品,其中包含了洁颜粉、洗发原液、沐浴露等产品。

“记得产品一推出,我当时就带了一套回家,让家里人试试。”李万元说,带这些产品回家时,家人都不敢相信,在耒阳生长1800年的油茶树,能以这种崭新的面目出现。

之后,公司又接连推出油茶类化妆品和佐餐食品。产品虽不一样,但李万元都会带给家人尝试。

“这是我的一份新乡愁。”李万元说,自己现在出差,就会带上一些油茶产品。“能在异乡闻到茶油的香味,尝到油茶的味道,我就觉得离家不远。”

随着油茶逐渐进入丰产期,相关产业也在相继发展。耒阳全市油茶规模企业34家,专业合作社58家,油茶庄园8家,1000亩以上种植大户37家,100亩以上种植大户296户,连片万亩油茶基地5个。

2019年10月,全国油茶产业创新发展大会在耒阳成功举办,进一步扩大了耒阳油茶知名度,加强了耒阳油茶产业发展与外界的互通与对接,耒阳通过与国家油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等科研院所合作,成立油茶产学研基地,耒阳已在油茶树人工授粉、茶籽剥壳、茶油加工、产品包装等方面,取得了146项科技成果及产品专利,耒阳油茶产业发展已翻开新的篇章。(文/李芳森)

转载链接:http://hn.people.com.cn/n2/2020/0325/c337651-33902625.html?from=groupmessage  


< img src=""/>

耒阳市:“煤都”抖掉一身灰 “油茶森林”满眼绿

11822134